当前位置: 书库 > 穿越 > 妃本轻狂:爷,等我嫁你

返回目录

背景颜色:
字体大小:
  • 特小
  • 特大

第8章 惊现如流

作者: 慕如歌 分类: 都市 状态: 已完成 更新时间: 2019-5-26

南宫染抬手扫了一下,周身燃着的那团火便立刻散去,她朝玉镯的方向伸出手去,玉镯便顺从地飞了过来。
她抚摸了一下那枚玉镯,轻笑道:“谢了。”
弄玉难得夸人一次,道:“是你自己厉害。”
普通人悟灵初始,一般都在一星上下,高一点的能到二星,后天修炼却也很少能突破三星。
天赋稍微高点的,例如皇家子弟,相府儿女,天赋在一阶四星到八星不等。
说破大天也是九星封顶,那就得被誉为天才了。
南宫染太过特殊,她的灵初压根儿不是从一阶开始的。
灵脉被打通的那一瞬,她的境界已经是二阶四星,到那团烈火燃起之时,竟然直接到了三阶境界。
等到弄玉检查她的状况时,更是惊讶地发现,她已然是个即将突破三阶进入四阶的人了。
弄玉道:“灵脉帮你打通了,日后的修炼就全靠你自己了。不过你底子不弱,修炼起来会比旁人容易许多。”
在弄玉的指引下,南宫染离开了河底,小河岸边亮起一阵光,南宫染现了身,那光立刻散去。
原本弄玉要跟来时一样,直接把南宫染送回去,可他这还没来得及施术,前头忽然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南宫染定睛一看,一个男人从草丛那头走了出来。
那男人约莫四十来岁,身穿黑纹长袍,腰间佩戴着流苏玉佩,五官立体身形精壮,浑身散发着男性荷尔蒙气息,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很舒服,是个妥妥的帅大叔。
男人看到南宫染后,眼中闪过一抹不甚明显的惊讶,而后露出了惊喜,边朝南宫染走来,边问道:“姑娘也是来此修灵的?”
南宫染停顿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“我也是,但我好像迷路了,那头又有灵兽拦截,不太好走。姑娘可是正要离开,不如咱们一起吧?”
南宫染倒是也不畏惧什么,她反正也要离开,时间也不差这一会儿,既然这大叔想跟她同行,应下也无妨。
两人一同走着,男人似是无意般瞥了南宫染的玉镯一眼,随口说道:“姑娘这镯子看着挺好的。”
南宫染轻笑道:“家里给的,不是什么值钱东西。倒是大叔你——”
南宫染扭过头去,大大方方地将他打量一番:“这浑身上下,似乎都挺贵的。”
男人笑道:“贵与不贵不在价值,比如你这玉镯,若是寄托了某种情感或是思念,可比我这一身衣服都要值钱。”
南宫染乐了:“大叔说得对。”
两人绕了一会儿才走到华灵山的脚下,山脚下有一片树林,穿过这片树林才能出去。
但这片树林,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与危险。
男人道:“终于找到出去的路了,不过姑娘,这树林十分危险,待会儿若是有什么,你站到我身后就是。”
南宫染轻笑:“既然你我二人都是来此修灵,从这树林出去自然没有你独自战斗的道理。”
说罢,南宫染迈开步子朝直通树林深处的小路走去了。
男人站在后面将南宫染打量一番,心道这姑娘果然与众不同。
两人进树林走了两盏茶功夫,周遭也并未发生任何异常,路上两人聊上几句,双方都侃侃而谈,倒是互相看着顺眼。
随着他们走入深处,那条小路变得愈发窄小,起初两人之间还隔着两尺距离,这会儿已经不足一尺。
路边是茂密草丛,说来也怪,这树林里的草丛竟然有半人之高。
又过了一会儿,小路的尽头消失在草丛里,两人停了下来,南宫染回头望去,已经看不到来时的小路,身后只有数不尽的树。
南宫染虽对这个世界的神秘之处不甚了解,但猜测他们这应该是走进了什么结界阵式之类的地方。
果然,男人对南宫染说道:“看来咱们是走进这树林深处的结界了,要想离开,恐怕得破了这结界才行。”
男人话音刚落,前方的草丛里便传来了一阵怪异的声响,乍一听像是风声,仔细一想,又像是夹杂着某种野兽的低吼声。
南宫染道:“莫非那是树林的守护灵兽?”
男人点点头:“看来就是如此。”
草丛前面的那一排植物,从后面被压了上来,一阵白色的光亮起又暗下,一只庞大的,似象非象似牛非牛,背上还生了一对翅膀的灵兽从后面走了出来。
南宫染不禁对这具庞然大物心生惊讶,便是在二十一世纪,她也从未见过如此这般庞大的陆地动物。
男人道:“看来这就是华灵山的守护灵兽,如流了。传说如流似象似牛,身高十二尺,头生角,背长翼,力能排山倒海,一兽抵百兽。”
南宫染心道,这灵兽威力如此之大,难怪这华灵山虽灵力充沛,却甚少有人前来。
南宫染刚想说点什么,却感觉脚下踩着的土地忽然震动起来。
她似是想到了什么,忙抬头朝如流看去,见如流正迈着粗壮的腿朝他们走来。
那如流千斤不止,朝前迈上一步便有震天撼地之效,它这么走上两步,南宫染便觉得像是地震了一般。
南宫染正走着神,那如流突然加快了速度,虽然身体庞大笨重,跑起来却一点都不慢,南宫染回神之际,竟见它已然快冲到自己眼前。
南宫染果断朝那大叔喊道:“你右我左,咱俩分开!”
恰巧那大叔也是这般打算,南宫染先他一步说话出口,立刻欣慰地会意一笑,朝右边一跳,整个身子便弹了出去。
南宫染更是利索,直接跳上了旁边的一棵大树。
那如流见他二人分开逃掉,稍微愣了一下,紧接着像是认准了目标一样,直冲冲地奔向了南宫染扒着的那棵树。
其实如流还未真接触到那棵树,树就已经被它奔来时带过的强大气流干扰,剧烈地晃动起来。
南宫染的身子也随着树干的摇晃而无法立稳,便当机立断弹跳出去,然后在另一边男人惊异地注视下落到了如流的背上。
许是那如流身子过于庞大,肢体感觉没有那么灵敏,南宫染上了它的背,于它而言就好像消失了一般。
男人替南宫染松了一口气,可万没有想到这口气还没松完,那如流突然暴躁起来!
小提示:按 ← 键进入上一章节,按 → 键进入下一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