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书库 > 玄幻 > 八荒御圣

返回目录

背景颜色:
字体大小:
  • 特小
  • 特大

第五十五章 亦正亦邪

作者: 慕如歌 分类: 都市 状态: 已完成 更新时间: 2019-5-26

“子桑太上皇,你这是怎么了?怎么变成了地狱来的魔王了呢?”虽说是召唤出了子桑太上皇,可是看到他是这么一副打扮,再看看四周阴森恐怖至极,怀鹿扑通乱跳的心还是悬在嗓子眼,生怕这太上皇再变成洪水猛兽之类的,登时要了他的姓名。
“小魁星,你怕我这黑心圃?”子桑赤梏指着大片的黑心问道。
怀鹿又看了看那些污秽的心脏,每一颗都吃力得跳动,生命只是化作了一次次跳动,他们除了长得难看外,也并不是很吓人,这些心也挺可怜的,只能长在地上,还生在这恐怖的岛上。
“看起来,它们也没有那么恐怖,倒是有些可怜!”怀鹿眼眸里生出光辉。
“哈哈,小魁星,那你怕我这黑臂林?”子桑赤梏转身,他的目光扫过之处又生出一根根黑色的手臂来,手臂张开一张张手掌,五指拼命向上伸展,似要挣脱土地的禁锢。
怀鹿的目光也落在一根根手臂上,见那些手臂徒劳得在空中舞动,不知道想要抓住什么东西,它们存在于世上到底有什么意义呢?它们能抓到什么呢?这空气中除了黑水的恶臭外,似乎空无一物。
“这些手臂会生就会死去吧,它们死后化作什么呢?”怀鹿问道。
子桑赤梏又是一声大笑,笑声震得峭壁都摇曳了起来,连黑水哗哗下泄得速度都加快了,“化作什么?又化作这黑土,供给新生的手臂食用!”
听了子桑太上皇的回答,怀鹿直觉得这心脏和手臂都生的可怜,方才的恐惧都烟消云散了,不再觉得害怕,怀鹿吐了口气,对着子桑太上皇说道。
“怀鹿不知怎地就到了这魔窟岛,上次太上皇授予怀鹿的金丹,不白师叔食用后,身子恢复得很好,只是怀鹿愚钝,仍是不知这金丹是如何炼制的,只能又来求助于太上皇!”怀鹿恭恭敬敬得给子桑赤梏做了个礼。
不料这子桑赤梏并不领怀鹿的情,他背起双手来,嗔怪道,“你这个小魁星,现在的鬼谷派竟是落寞成了这般田地,竟然连自家祖师爷都不认得,上次见你这个小儿,看你天命使然,一时正在高兴中,没有多跟你们计较,现在看来,你那个不白师叔,你那个不周师傅,还有不详,还有不散统统都该死,死后烧成灰,洒在我这黑心圃黑臂林里做肥料!”
难道换了黑袍子的太上皇Xing子也变了么?怀鹿听了子桑的话,一时很难适应,现在的子桑太上皇和真仙岛上的那位Xing子确实变化很大,面前的这位魔君,气盛凌人。
“你真的是......?”还不等怀鹿说完,远处又飞来一只硕大的鸟,雪白的羽翼彻底击碎了乌云,大鸟忽闪着翅膀落在黑袍太上皇面前,从白鹤身上跃下一个熟悉的身影,他一身白袍,眉骨奇高,满脸的道骨仙风,依旧是浑身酒气。
白袍男子落在黑袍面前,怀鹿怔怔得看着一黑一白两位太上皇,除了袍子的颜色不同外,那两张脸确实有九分相像,剩下的一分就是正与邪的差别了。
“不是正在畅快得饮酒么,怎么还没有喝到尽兴,你就驾着你的黑鹤逃走了?”白袍没有理会怀鹿,而是直接向黑袍问罪,黑袍登时面露一丝愧色,呼呼哈哈嗫嚅了两句,才把话吐露清楚。
“你不是说你见了小魁星吗?我也是很好奇,正好听见有人闯我这魔窟岛,我一琢磨就是他又来造访了,赶紧赶在你前面,来会会这个小家伙!”
白袍这时才把目光投向怀鹿,他已经处于半醉半醒状态了,说起话来像是香了个大枣,“小魁星,小魁星,又来化金丹了吧!”白袍腿脚踉跄了起来,怀鹿直觉得好笑,原来无论是神仙还是魔鬼,喝醉的样子都和人差不离。
“原来有两个太上皇啊,一个黑的,一个白的!”怀鹿见了两个子桑赤梏,心情反倒是好了起来,这样看上去这魔窟岛上的种种也不过只是幻影罢了,定是这黑袍太上皇捉弄怀鹿的,这样想想,忍不住再看了眼那些心脏和手臂,不知这黑袍是经历了什么过往,不喜欢播种养育花花草草,怎地就喜欢这断手和黑心了。
黑袍也把目光落在怀鹿身上,他把那张鬼魅的脸送到怀鹿面前,说道,“我们要去饮酒去了,你也一起去吧!”
怀鹿的小脑袋摇了摇,他来这炉鼎中的世界不是来喝酒的,他要寻得炼丹之法,好为师傅和师叔解开冰冢符,他哪里还有心思同这两个醉醺醺的黑白袍喝酒呢?
“怀鹿要学得炼丹术,怀鹿不要喝那辛辣的酒!”小嘴一撅,怀鹿倔强得杵在一旁。
“哈哈,你当真不去?留在此地的话,小心山魈怪物一口香了你!”黑袍又邪佞得笑了笑,怀鹿一听这黑呜呜的山里还有怪物出没,不禁又有些胆怯了。
“去就去,还怕你们不成!”
怀鹿往前迈了几步,走到白鹤和黑鹤中间,他瞅瞅白鹤雪白的羽翼,甚是美丽,又回眸看了下黑鹤那锃亮的羽毛,他似乎感觉到更加强大的生命力在召唤他,他竟拱了拱小身子,趴到了黑鹤的背上。
“哈哈,这个小魁星,竟然选了黑鹤之背!一片坦途变泥泞,天下滂沱待清涤!子桑,你看,还是我这黑鹤的魅力大吧!”黑袍冲着白袍笑着,白袍早就醉的不像话了,他眯缝着眼,看着怀鹿吃力地趴在黑鹤的背上,嘴里也念叨了起来。
“我说子桑,你莫要忘记,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,黑鹤就是白鹤,白鹤也就是黑鹤!”说完,纵身一跃,上了黑鹤的背,一把撑住怀鹿的腰脊,怀鹿这才找到了平衡,小身子直立了起来。
那黑鹤身上驮着白袍竟然也乖乖得任其驱策,黑袍子桑只得飞跃到白鹤背脊上,一黑一白,两只大鸟张开羽翼,向着金水汤汤的河面上飞去,远处的太阳洒下万丈金光来,那些黑漆漆的手臂和心脏瞬时都缩进了泥土中躲藏。
“我们是要去哪里啊?”怀鹿问道。
白袍和黑袍笑而不语,远处的第三座岛映入眼帘,那座岛似漂浮在云层之上,又像是躲在雾气中。
小提示:按 ← 键进入上一章节,按 → 键进入下一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