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书库 > 玄幻 > 八荒御圣

返回目录

背景颜色:
字体大小:
  • 特小
  • 特大

第十二章 劫后余生

作者: 慕如歌 分类: 都市 状态: 已完成 更新时间: 2019-5-26

三两点雨声,落在乱石林中,也落进怀鹿的耳中,怀鹿睁开眼睛,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,似乎一天一夜之间,他手指尖都生出了花,千百年的时间都从他的身体中掠过,小小的身躯承载着一叶扁舟,尽情遨游。
“嗷呜,嗷呜!”
一旁的**跳跃着,为怀鹿的苏醒雀跃着。
怀鹿站起身来,伸伸腰,又长高了一寸。他这才发现身处在**的洞中,一旁斜靠着一个中年男子,脸庞瘦长,下颌挂着一缕胡须,闭着的眼也很细长,一身青衫,上面还带着淤血的伤痕。
“嘘!**,不要吵醒赫连大侠!”
怀鹿把脸靠近青衫的脸,“这眼是真的,这脸是真的,这身子也是真的,真的从书里走了出来,赫连大侠!”怀鹿面带隐隐的笑,盯着青衫的脸入神,“可是为什么我和赫连大侠在**的山洞里呢?”
**在一旁又暴躁了起来,他从这块石头上跳到洞壁上,用力抠着石头缝,爪子都渗出了血,他面带凶恶的表情,挥舞着双臂,又指着洞外,嗷嗷叫着。
赫连大侠被**吵醒,他挤了一下眉间,抬眼就看见怀鹿那贯注的脸庞,一下子有些不适应,忙着咳嗽了两下。怀鹿赶紧把**的果子扯过来一串,递给赫连大侠,说道。
“这果子又香又甜,是狮子峰的特产,要不要尝尝!”
赫连大侠没有心思吃果子,他向着洞口瞅了一眼,继而又把耳朵贴在石洞壁上,倾听了片刻,转头,神情严肃得对怀鹿说。
“你的名字是叫怀鹿吧,如果你师傅或者师叔不在你身边了,你会有什么打算?”
一个六岁的小男孩见赫连大侠一脸坚毅,不知发生了何事,他还没有想过师傅不在身边该如何,莫非师傅出了什么意外?这个大侠说话好生奇怪,怀鹿睁着眼睛,不知如何回答。
一旁的**更加暴躁了,他跳上跳下,冲着洞口的方向奔了出去,怀鹿起身追了出去。
拨开洞口堆放的杂草,怀鹿看见了一抹阳光,那是雨后的阳光,清澈透亮又暖洋洋,他追随着光亮走了出去。
乱石林中横尸遍野,那些尸体有的断了胳膊,有的断了腿,大片大片的血染得石林就如同一个巨大的乱尸岗。
“师傅!师傅!师傅!”
怀鹿的眼睛游离在乱石之上,他的双腿飞快得摩挲着,小小的身体就如同一颗流星一般,冲进了八方观内,一路上,树倒草断,偶有几只秃鹫落在尸体上,用锋利的嘴啄着血淋淋的肉。
“师傅!师傅!师傅!”
狮子峰上空飘荡着怀鹿的呼喊声,**也跟发了疯似得,抱着一颗巨大的梧桐树,不敢下来。
怀鹿找遍了八方观里里外外,都没有师傅、师叔和怀蓝的身影,泪水从怀鹿的眼中涌了出来,他冲着雨后的苍穹呼喊着。
“师傅,你去了哪里?怎么丢下了怀鹿!你去了哪里!”
不远处,赫连大侠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,注视着小小的怀鹿。
怀鹿转身,眼神正好与赫连大侠交汇,怀鹿的眼中增添了许多愤恨。
“是不是你把坏人带到了这里,这些坏人把师傅、师叔和怀蓝弄到哪里去了?你这个大侠是极坏的,极坏的,怀鹿讨厌你,讨厌你!”
赫连大侠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一阵痛楚从胸前散布开来,他眼前一黑,又昏了过去,怀鹿咬了咬牙齿,细嫩的嘴唇都被自己咬出了血,他走到赫连大侠身边,挥挥手,**从树上跳下来,绕过一个个尸体,凑到怀鹿身边。
怀鹿和**拖起赫连大侠的身体,把他拖到师傅的陋室轩中。
一碗清泉送到赫连的嘴中,赫连感觉好些,苏醒了过来,怀鹿怔怔得站在一旁,冲着赫连说道。
“告诉怀鹿,发生了什么事!”
赫连深深吸了口气,运了一口真气到丹田中,他开口说道。
“若我告知你些事,你自当听听!报仇之事,非现在的你我能做到!”怀鹿见赫连满脸坚定,他点了点头,赫连又继续说道,“这些人要抢的是一本经书。”
“浩海阁里经书那么多,他们要得是哪一本?”怀鹿问。
“浩海阁藏书虽多,可都不是他们的目标,他们要得是《八方经》!”
“八方经?应该也是些传道受业解惑的内容,他们若想要,我们有,自当给他们就是了,何故要这样打打杀杀!”怀鹿说着,赫连看了他一眼,又继续说道。
“八方经是这天底下最厉害的秘籍,有了它,就可以称霸武林,又可以角逐皇权。”
“这般说,这八方经应是本武林绝学!”
“八方经书的内容,我也没见过,师傅和师叔就是八方经的守经人.......”
“屁话,果真如此,我师傅和师叔为何要在这狮子峰上独活,为什么又敌不过那些坏人?”怀鹿说起话来,没有了敬语,他心中还是怨恨眼前的这个所谓的大侠,在怀鹿看来,是这人带来的灾祸。
赫连自知不周是怀鹿唯一的亲人,如今又遭遇灾难,他只是想要眼前的这个小娃娃能尽快从悲痛中解脱出来。
见赫连大侠没有回话,怀鹿思忖了下,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妥,就放缓了情绪,继续问道。
“赫连大侠,都告诉怀鹿吧,怀鹿要为师傅报仇!”
“不周师父敌不过那些人,是因为他把八方经灌注进了你的身体里,还用了他的真气给你护体,我和不详师叔从山洞中出来的时候,不周师父就在狮子崖边上与地煞冰冢的主人决战,眼看着他落进了万丈深渊,不详师叔也冲了过去,一剑砍掉了巫马承少的左臂,不料那人竟然向不详师叔使出冰冢符,师叔也跌落悬崖,他怀中还揽着襁褓中的怀蓝......”
“跌落悬崖?师傅和师叔,都是世外高人,书上说,世外高人跌落悬崖,都不会死的,对吧,赫连大侠?还有小怀蓝,师叔一定会保她的安全,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的!你说,是不是这样?”
怀鹿眼中迷离,他不停得在提醒自己,过几天,师傅和师叔就带着怀蓝回来了。
“那个坏人死了么?”
“他被不详师叔砍掉了手臂,又好似是发了疯一般,拎着断臂逃到山下了,他带的那七十二名地煞杀手,都丧命在了狮子崖。”
赫连大侠深思片刻,似乎有些话到了嘴边,又咽了回去,最后他对怀鹿继续说道。
“不详师叔在山洞中告诉过我,他有本事逃过这一劫,要我转告你,他和不周师父定了三年之约,三年之后,他要带着怀蓝来跟你比试,说是不周不详斗了几十年,也没有分出高低,他要你和怀蓝比试出个上下强弱来,所以.....”
“赫连大侠,你教授怀鹿武功,好不好?师傅没有教过我,他总是让我背《三到四要》,那个怀鹿须臾就可以背熟的,你再教授我些功夫吧,我要等师傅师叔和怀蓝回来的!”
怀鹿乞求着赫连大侠,他的眼中噙满了泪水,在他心中牢牢记住了一个人“断了左臂,地煞冰冢的主人,巫马承少。”
见怀鹿重新有了斗志,赫连大侠也就顺水推舟答应了下来,只是他的眼中也有些氤氲之色,几滴泪要落下,又隐忍了回去。
小提示:按 ← 键进入上一章节,按 → 键进入下一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