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书库 > 玄幻 > 八荒御圣

返回目录

背景颜色:
字体大小:
  • 特小
  • 特大

第九章 战书送达

作者: 慕如歌 分类: 都市 状态: 已完成 更新时间: 2019-5-26

巍巍狮子峰,高耸入云端,仅有的那一条下山的路也是被巨石拦截,这座山峰就这样隐匿于世间,不周不详二人缄守着对不见道人的承诺,守护着八方经,不允许任何**者威胁到经书的安全。
“唯恐那**是被凤鸾之血的力量所噬,才有一些鬼迷心窍,畜生毕竟不敌人的定力,你用经气封锁恐怕不得长久,那女娃会长大,那力量也会随之强大起来!”
不周观察着层层叠叠的石林,搜寻着**和怀鹿的脚印,一旁的不详却是脸上千百万个“不乐意”,他一屁股坐在石头上,双手合抱于胸前,又开始了撒泼。
“师兄,你耍赖!这还不是都怪你,你竟然也扮成黑衣人,做些偷鸡摸狗之事,真是丢人!醉痴不管,醉痴不管,找到怀蓝之后,我就要给你下战书!”
不详想做之事,从来都是雷厉风行,岂是他这个师兄可以阻挠?不周越加阻止,不详的心思就越是坚定起来,不周只得唉声叹气了起来。
“罢了,罢了,先寻得他们再从长计议!”
怀鹿的手掌和手背上尽是伤口,有些是被枣树枝划破,有些是Xue洞边沿的荆棘戳伤,毕竟他还只是个六岁的小儿,手上的皮肤生的细嫩,**浑身都是毛,手掌和足底都是厚厚的茧,他长年在山中奔跑跳跃,这些石头和草木伤不得他。
**在前给怀鹿开路,他扯掉路上缠绕的杂草,好让怀鹿爬的通顺一些,怀蓝这时更加饥饿了,她“哇哇”哭叫着,哭声贴着洞Xue的石壁,回荡在这别有洞天的山洞之中。
这声声啼哭似乎吸引住了不周的注意,他侧耳听,远眺前方,目光锁定在西南方的乱石堆中。
出了山洞,怀鹿见**不敢前行。看前方,见一绿眼野狗正与**在对峙,那野狗很瘦,脊椎骨凸出来一些,脖颈上的毛直立着,它嘴巴里咬着一块猩红之物。
怀鹿立即从一旁拾起一块石头来,弯身朝着野狗扔了过去,野狗自是最怕人的这个姿势,它“嗷呜”了一声,夹着尾巴,掉头离去,野狗跑了,那块猩红之物却是落在了原地。
**像是打赢了战争,它举起双臂挥舞着,围着怀鹿转着圈,又跑到前方去,用爪子捡起地上的猩红之物送到怀鹿面前。
怀鹿低头一看,那是一只血淋淋的人的手,不知断手之人是死是活,断手发出阵阵腐朽的腥臭味来,怀鹿直觉得胃中作呕,他扶住怀蓝的眼睛,冲着**嚷道。
“快扔掉,快扔掉!”
这时,远处传来“蹭蹭蹭”的声音,抬眼看,只见两个鹤发童颜八卦环身的老者脚踏青石,起起落落,一前一后,正朝着怀鹿这边赶来。
“师傅,师叔!”
怀鹿半弯腰,行了一个礼,不详一下子冲到小怀鹿面前,一把把怀蓝抱在了怀里,见怀蓝脸上鼻涕眼泪一片一片,拉下脸来,冲着怀鹿嗔道。
“你这个小子,不管好你的猴子,这般胡闹,要是出了事,你们三个加起来都不及我心肝徒儿的一个脚丫子!”说完又赶紧从腰间拽出来一个皮囊,把甘醇的羊Nai送进了怀蓝嘟起的小嘴中,怀蓝眨巴着眼,吧咋吧咋吃得甚是香甜。
怀鹿听了师叔的责怪,自是应该低头反思,怎料他用眼角轻轻瞟了一眼不周,嘴巴里吐出来这样一句话:
“刚才还是头一次见师傅穿着夜行衣,不知云中赫大侠是否也是像师傅这般,飒飒英姿.......”还不等怀鹿说完,不详就接过了话茬。
“你这个小徒儿,知道的还真不少,还知道云中赫呢,小子,你师傅都跟你说了哪些云中赫那老儿的风雅之事?”
“不详!莫出狂言!”不周的眼神落定在了**身上,他看**手握一血淋淋的断臂,立即问道,“怀鹿,**为何手握血腥之物?”
“师傅,师傅,这是刚才一野狗叼来的,我恐这气味惹得怀蓝难受,便让**速速扔掉,不料**还未放手,师傅和师叔就已寻得我们!”说完,怀鹿又低声对着不详低语了一句。
“师叔,怀鹿是从浩海阁的书卷里读来的,云中赫大侠叱咤武林劫富济贫,嘘!师傅可不愿怀鹿读那些,你快快跟怀鹿说说,云中赫大侠都有哪些风雅之事!”
“你这个小鬼头,定是还不知风雅二字为何,就这般心急火燎!”不详又嗔怪了一句,怀中的小怀蓝吃得正香,不详正怕惊扰到她,嗔怪起怀鹿来也压低了声音。
不周从**手中拿起那只断手,见拳头紧握,拳心竟攥得一封信笺,他用力掰开断手的五指,展开信笺,脸上顿时犹如这巍巍高山,严峻了起来。
怀鹿和不详看着不周眉头紧闭,凑上前来,不详瞅了一眼,也神情大变,扬声道。
“怪!怪!怪!方才我才言要下战书,这战书就到了!还是一封血书!”
“天上地下,唯有冰冢为霸,何处藏经?何处藏经?哀鸿遍布狮子崖!”
怀鹿一个字一个字读了出来,他自是不懂得这信上文字的意思,眼看着师傅和师叔两人都静默了下来,一阵风吹来,划过石林边上的草场。
几只大鸟飞过头顶,怀鹿抬头一看,那大鸟口中衔着的也是一块块猩红的断手断脚。
“这个狂妄的地煞冰冢,这些年在武林里杀戮无数,作恶多端,今日又打起了八方经的主意,他们要是敢来,我不详就让他们的手手脚脚都留在这狮子峰上!”
不详也有些发怒了,一边喂着怀蓝吃Nai,一边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来,别看他平时嘻嘻哈哈尽是说些不着边际的话,如今有人找上门来,他绝对不做唯唯诺诺的人,“大不了拼上我这条醉醉痴痴的命!”
“此事绝非一般的武林争夺,地煞冰冢是皇室的组织,背后涉及到皇权争斗,如今又与武林牵扯,看来真的是要变天了!”
不周背着手,八卦衣角随风摇曳,一步步走回八方观。身后是乌云密密麻麻压盖了过来,狮子峰即将迎来一场狂风暴雨,不周关上观庙的大门,对着怀鹿说道。
“今日起,没有我的允许,不许踏出八方观一步!”
小提示:按 ← 键进入上一章节,按 → 键进入下一章节